第683章 坦然面對

作者:雨憐輕紗淺 返回目錄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推薦閱讀:神工都市超級醫圣超級醫生在都市都市修真醫圣重生之蒼莽人生超級小神醫丹道宗師都市之活了幾十億年

零點小說網 www.xanaxonlinenorx.net ,最快更新萌寶甜妻,冰山總裁寵上天最新章節!

    俞諾繼續說道:“于是你們千方百計想要找到他,可是只有你能在他們五人的陣法幫助下穿越到這里來傳授爹地武功,因此,他們五人的武功都由你代授,也就是說,其實我爹地一共有六位師父,師祖,我說得對不對?”

    青陽子驚愕得張大了嘴,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你……你真能看見?”他咕嘟一聲響亮地咽了咽口水,依然驚愕地瞪著眼睛,“可是……可是這些……連你爹都不信。”

    俞諾的一番話,讓眾人目瞪口呆,一時之間都說不出話來。

    唯有尊巴頷首微笑,緩聲說道:“此子已具天眼通,能觀過去未來,只是……”他沉吟了一下,搖了搖頭,“能觀未來,其實不吉,所以我封了他觀未來之眼。”

    風尋聽得又驚又喜,將俞諾拉過來抱進懷中,低頭看著他糯米團子般白嫩可愛的小臉,幾乎同女兒幼時長得一模一樣,讓人一見便心軟得要化掉,令人疼愛到了心尖上。

    剛才風云烈已跟他簡單講述了這些年發生的事,風尋得知了俞團團的遭遇后,對女兒心疼又愧疚至極。

    “師父,”他看向尊巴,目光里盡是祈求,“求您大慈大悲,盡快解除我女兒所中咒法。”

    尊巴伸指指向俞諾:“我剛才說過,須得他受灌頂,位佛陀,跟我回寺在佛祖座下修行,焚香擊磐,誦念‘尊勝佛母咒’,方可解除圣女咒的咒印。”

    “非得跟你出家修行不可嗎?”一直默不作聲的云澈眉頭深蹙,終于忍不住開口,“小團子如果真的是佛陀轉世真身,具有奇異能力,那他在哪里解除咒語都可以,為什么一定要跟你回寺廟去?”

    這番話聽得青陽子大點其頭,正想附和幾句,就見尊巴搖頭說道:“圣女咒是我宗門秘法,須得我門中之人方可化解,所以他必須跟我回寺接受傳位儀式,正式接任宗門佛陀之位,否則,即使他誦念‘尊勝佛母咒’千遍萬遍也解除不了圣女咒。”

    “不……”俞團團小臉發白,緊緊握住了兒子的小手,“我不會讓他跟你走的,他還這么小,我絕不會讓他離開我。”

    當年她那么艱難地保胎,生產時甚至差點沒命,好不容易才得來的這個孩子,視作心頭肉一般的疼愛珍惜,怎么可能讓他幼小出家,一去千里,苦守雪山孤寺,枯坐青燈古佛之下。

    她心肝寶貝般的小團子,他還那么小,美好的童年才剛剛開始,他應該在父母寵愛照顧下幸福成長,尤其,他剛剛才和風云烈相認,剛剛才擁有了父愛,怎能讓他轉眼就失去?

    不!俞團團搖頭,無論如何,她都堅決不同意這樣做,更何況,她心底深處還有個忽然升起的念頭。

    既然那圣女咒是如此神奇,為什么非要解除,能保護她所在意的人,這是多么值得慶幸的事,她不愿解除,她想要保護他們,就算傷損自身又如何,總好過眼睜睜看著所愛之人出事受傷,如果讓她眼睜睜地失去他們卻無能為力,那才會讓她痛不欲生。

    想到這里,俞團團神色更加堅定:“上師,謝謝你為我們釋疑解惑,但,我絕不會讓我兒子幼小出家,他會在我身邊快樂長大,至于我……”

    她微微一笑,眸光如水,安寧淡然:“我相信命運,一切都會有最好的安排。”

    她微仰著小臉,望向窗外并不晴朗的天空,雖有著病態的蒼白,卻仍如最珍稀的明珠一般,無懼浮沙塵埃的蒙蔽,依舊瑩瑩生輝。

    藺傲怔怔凝視著她,垂在身側的手不知不覺地拳緊,云澈只看了她一眼,便垂下了眼睫,掩去了那眸中一明一暗的星光,初墨玦順著她的視線也看向了窗外,眸光漸漸黯然。

    坐在風尋另一邊的風云烈,悄悄伸出手,將俞團團撐在沙發里的小手握進了掌中,俞團團轉頭,對上他深切無盡的眼眸,甜甜一笑,動人至極。

    沉默中,俞諾掙脫開了風尋的懷抱,他年紀實在還太小,再聰慧也難以理解成年人復雜糾結的感情世界,這會兒感覺到客廳里的氛圍沉默澀重,便轉身走開,拿起茶幾上的遙控板將電視打開,希望能緩解一下這沉重的氛圍。

    風尋看著眼前那小小的背影,眸光里有著復雜與糾結。

    記憶恢復,如同從一場大夢中醒來,不僅女兒已長大成人,還多了這么可愛的一個小外孫,就像是一覺醒來還沒回過神,便有寶貝從天而降落入懷中,風尋簡直驚喜得不知如何是好。

    尤其得知小外孫竟是佛陀轉世真身,他更是對這小娃娃愛若至寶,只希望從此兒孫繞膝,哪一個都不能再離開身邊,可是現在……

    他轉眸看了眼身邊的女兒,看到她唇邊漾開甜美動人的笑容,他心中驀地一痛,同樣的萬分不舍。

    “師父,”他忽然起身,在尊巴面前緩緩跪下,雙手合十,虔誠地懇求,“除此之外,就沒有別的解咒方法了嗎?弟子請求您……求您再想想別的辦法。”

    “爸……”俞團團一驚,連忙想要將風尋扶起來。

    風尋卻不動,雙眸定定地望著尊巴。

    青陽子一看不樂意了,徒兒爹跪求這賊禿驢,怎么看怎么讓人不爽。

    “跪他作甚?我們另外再想辦法就是,別理這賊和尚!”

    風尋仍是不動,始終雙手合十直直跪地,固執地看著尊巴,不肯起身。

    尊巴閉上眼睛,半晌,終于一聲長嘆:“也罷,我許這孩子十年后還俗,這樣,也算是兩全了。”

    風尋聞言微微一愣:“孩子非得出家不可嗎,師父,難道就再沒有其它辦法?”

    尊巴嘆氣搖頭:“解咒方法只有這一個,再無其它,佛陀真身現世,原本就該皈依我宗門,終生在佛前修行,這是天命所歸,如今我許他十年后還俗,擅改天意,也不知今后是福是禍……”

    尊巴語聲頓住,雙手合十,垂目口念真言,似心有不安。

    風尋見狀,已明白這是師父能做到的最大讓步,既能順應天意使得轉世真身歸位,又不至于讓俞團團母子終生分離,這的確是兩全之法了。

    思及此,他雙手合十,感激地朝尊巴一拜,這才在俞團團的攙扶下緩緩站起身來。

    “珠兒,”他轉頭看向女兒,心疼卻無奈,“只有這樣了。”

    俞團團愣了一下,隨即拼命搖頭:“不,不行,絕對不行……”

    “團團……”風云烈也站起身來,伸手輕輕握住了她的小胳膊。

    俞團團扭頭看他,見他神色間明顯已動搖,心中頓時一慌:“不,不……風云烈,你難道……難道忍心讓兒子離開我們,你難道就忍心看著他那么小就去受苦受難,他才剛剛回到你身邊,才剛剛認了你這個爹地,你怎么忍心……”

    她搖頭,眸中已淚光晶瑩,神色卻越加堅定:“不,我絕不同意!”

    “那你的身體怎么辦?”風云烈艱難開口,眸底閃過一抹痛色。

    才認回兒子,一家三口終于圓滿,風云烈心中其實比俞團團還要割舍不下,可是世事難兩全,兒子當然重要,然而妻子的安危更讓他揪心。

    這圣女咒如果不解除,俞團團的身體很快便會油盡燈枯,他們一家人如果想要長久的幸福圓滿,就只能有所犧牲,如果可以,風云烈怎舍得兒子去受苦,他情愿犧牲自己,也要他們母子倆生活無憂。

    俞團團朝他微微一笑,轉頭看向初墨玦,眸光晶瑩流轉:“我相信初墨玦,如果真有逆天改命這一說,那我更相信他,他是神醫,一定能治好我的。”

    輝光晶瑩的小臉,滿是信任的眸光,讓初墨玦動容的同時,心中更是一陣酸澀,他挽唇一笑,彎月般的弧度里,抿著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無奈與苦澀。

    一旁,尊巴垂眸不語,似笑非笑的神色間卻有著隱隱的篤定。

    “舅公……”茶幾前的俞諾忽然輕輕喚了一聲,透著疑惑的語氣。

    一片沉默中,眾人很容易就被他的聲音吸引過來,視線自然而然順著他的目光投進了電視屏幕中。

    電視里,正播放著一則新聞采訪,而接受采訪的人,正是現在處于輿論風口浪尖上的藍逸。

    俞團團驚訝地盯著電視屏幕,小臉上神色漸漸變了。

    電視里,采訪的內容正是圍繞著微博上那條讓人熱議的緋聞。

    也許是從未采訪過藍逸這樣的人物,一貫犀利又較真的記者都正襟危坐,明顯謹慎細致了許多,似生怕冒犯了眼前這位謫仙一般出塵脫俗的清雅男子。

    然而面對記者試探性的提問,藍逸沒有絲毫的尷尬與回避,他自然而大方地承認自己的戀情,公開自己的取向選擇,簡短的幾句應答,便清晰地回應了最為敏感的話題。

    面對這樣直白的應答,記者都有些怔愣語結。

    眼前清絕雅致的男子,語聲溫潤如空山溪澗,面容雅靜似幽谷芝蘭,那般淡靜怡然,明明與世無爭,卻被這紅塵濁世硬生生拽落凡塵,可他的眸光卻仍無比清透干凈,似一泓圣水蓮池,讓人不忍也不敢褻瀆。

    俞團團心中一酸,眼眶漸漸紅了,垂落身側的手也漸漸拳緊,小嘴咬得發疼。

    她的舅舅,一直遠離世俗潔身自好,現在卻被迫直面無數污濁與齷齪,她本想拼盡一切去幫他隔絕開那些喧囂滋擾,可他卻不想連累自己的親人,選擇了坦然面對。

    身旁,風云烈似立刻感覺到她難過的情緒,大手一直握著她的小手,忽然安慰般地緊了緊,手指在她手背上溫柔地摩挲。

    而坐在他們中間的風尋,卻直直看著電視屏幕,看著藍逸那熟悉而又陌生了一些的面容,深邃的眸底似掀起微瀾。

    “珠兒,”他忽然開口,語聲里劃過一絲微顫,“你……你媽媽呢?”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亚美ag旗舰下载 | 亚美ag旗舰厅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