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二章 天道的存在

作者:打眼 返回目錄 投票推薦 加入書簽

推薦閱讀:三寸人間神醫兵王混都市帝火丹王都市全能仙帝都市神級仙少醉臥美人鄉天下第九無敵超能高手

零點小說網 www.xanaxonlinenorx.net ,最快更新仙宮最新章節!

    極寒神火訣的確是世間最為強大的功法不假,甚至一位能讓一位八星仙皇就發出毀天滅地般的能力。

    這是世間其余功法無法企及的,而極寒神火訣卻能做到,它溝通的是天道,而天道迫于焱帝與寒主的威壓,也只能被迫答應。

    倘若有一天,這天道屬于自己,便可以翻手覆云,獨尊一世!

    被臻冰不斷擊打,被神火反復灼燒的吞天終于是承受不住這般,那可是世間最寒冷的冰,那也是世間最熾熱的火。

    二者相互交融,別說是分身吞天了,就算是全盛的吞天也得落下傷痛。

    這般釋放完畢后,姜立仙徹底支撐不住,倒了下去。

    不知為何,葉天竟然心生一絲憐憫之意,想到二人同為棋子,原先并不會是敵人。

    明明對方也是天之驕子,萬界尊主,一下子淪落為他人的棋子,或許一時間沒有接受,導致了實力不濟。

    “唉——”葉天一聲長嘆,將手腳并廢的姜立仙找人托運回了焱城,盡管他們在怯懦,面對的也不過是一個已經經歷了大戰,并且手和腳都已經不能再使用的女人罷了。

    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葉天自然是全程安排女性監督,同時楊琴也被帶了回去。

    魔化消耗的體力實在是太快了,楊琴完全是憑借意志力撐下去的,而葉天也是近乎完全脫力,被他人扶著回去的。

    盡管戰斗已經結束,但是葉天卻依然感覺,在世界的一偶,還有一場戰爭沒有結束,那一場戰爭才是真正的戰爭,就連方才的聲響,也不過是余波罷了。

    誰能想到,葉天的猜測竟然全部正確,毫無錯誤可言。

    輪回大帝和吞天之間的戰爭仍在繼續,然而二人的真正實力不相伯仲,如果真的進行下去,怕是打的天地為之變色,空間為止扭曲也根本不可能分出勝負來。

    “停手!”吞天因為分心不小心被砍了一板斧,目前身上還是血光粼粼,痛不欲生。

    分不出勝負那是得建立在二人之間沒有偷襲,暗病之類的存在,但是剛開打就被砍了一板斧,還有什么可比性?

    “知道錯了?”輪回大帝劍眉倒豎,眼神極為可怖,好似一尊兇神惡煞。

    吞天是一種從不服輸的生物,可惜在這個時候,臉面相比較于生命還是差了遠了。

    “我的錯!我的錯!反正是你的傳人勝出了,我輸了還不行么?!”吞天示意輪回大帝查看戰況,各種阿諛奉承生怕輪回大帝一生氣,再來一板斧。

    如果是那般,就是神仙也救不了吞天了。

    要知道,輪回大帝手里的短柄斧,可是堂堂正正的神兵級別,還是神兵中的神兵。

    其輪回斧切出來的傷口,終生不得恢復,也就是吞天這種生命力極其頑強,再生能力過于可怖的生物才勉強可以再生出血肉。

    只可惜盡管是吞天,想要血肉徹底恢復也需要數載,畢竟輪回大帝手中的板斧,實在是太可怖了。

    那是宇宙間的法則,那是混沌的產物,那從來都不屬于人類。

    只不過輪回大帝毅力非凡,通過了混沌的考驗,成功拿下了這炳短柄斧。

    二人之間的戰爭就此結束,倘若不時間碰到了身旁的大陸,或許又要損失一個可觀察的星球。

    ……

    時間一天一天的流逝,葉天也不清楚該如何是好,無論如何,自身都無法企及十星仙皇。

    足足數十年過去了,其結果依然如此。

    雖然楊琴和焱帝已經恢復如初,但焱帝竟然只有二星仙皇的能力了。

    焱帝,已經從能力上徹底不能使他人服從命令了,最終只能將一國之主的位置托付給了楊琴。

    原本楊琴是一位修身養性,遠離官場之人。但這是焱帝為了自己做出的犧牲,無論如何,這個包袱都得背在身后。

    漸漸的,葉天感到了煩躁,畢竟體內的靈力似乎已然超限,卻從來摸不到所謂的“十星仙皇”的門檻,那般神奇的晉升感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出現了。

    “世界上,真的有十星仙皇?”葉天甚至已經開始懷疑史書的記載了。

    難道說,世界上根本就無人觸及過十星仙皇,唯獨一位初代焱帝即將到達,結果被摯友落井下石,最終也未能達到目的。

    這一點,葉天只能虛心朝著焱帝請教了,畢竟這可不是兒戲。一旦來到了十星仙皇,葉天或許可以撼天道,將時間收歸自我。

    如果仙皇之上還有另外的晉升,葉天自然不會放過。他的終極目標從來就不是什么收復整座世界,而是撼動并且擊殺當年的那一物體。

    那可怕的威壓,使葉天終生難忘,甚至有一段時間寢食難安,過得是渾渾噩噩。

    “真的有十星仙皇的存在?”葉天抬頭遙望,思索著什么。“我都已經到達瓶頸數十月了,為何從未見突破的跡象?”

    焱帝沉默了一番,說道:“當年的焱皇,之所以可以企及十星仙皇,主要是因為與叛亂的初代閾仙進行了對拼,極大的發揮了自己的能力。”

    “如果推測沒有出錯的話,那么十星仙皇同樣是于五式輪回劍訣一樣的,需要一個類似于‘契機’一般的東西。”

    “可惜,世間已經沒有可以與你抗衡之人了,就連楊琴也自愧不如。真想激發自己的潛能,想必你也是做不到了。”

    聽聞此言,葉天有些疑惑的指了指九霄,問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上邊的家伙應該足夠激發我的潛能。”

    焱帝望著九霄,一時間不知說些什么。畢竟葉天并未點明具體的人,不過是指了指罷了。

    待到焱帝真正反應過來時,那時暴跳如雷,眼神充血。

    “你想要挑戰天道?你是認為自己活在世上不夠美好嗎?就連當年如此強大的焱帝與寒主,都得相互依存才能勉強撼動天道!”焱帝顯得十分暴怒,貌似被觸及了什么一般,“這僅僅只是撼動,根本無法威脅到天道!”

    或許是害怕天道之人聽到了此言,焱帝這些話出口的時候都是頗顯小心的。

    小心與暴怒組合在一起,著實令人忍俊不禁。

    “不,我意已決。”葉天說道。

    葉天必須要新的刺激,否則根本無法追逐到那樣的存在,即便是看起來根本無法擊敗的敵人在面前,也必須舉劍,砍向它。

    這下,換城焱帝不知說什么好了。如果說這么多年了,焱帝還不了解葉天那是假的。

    對于這個人,焱帝那是又愛又恨,固執是真的固執,強大也是真的強大。

    當年的輪回境,叛亂城,極寒城都是他義無反顧便選擇前去的,就連初見時挑選功法都是那般,只挑選強的,不挑選合適的。

    就算是根本無法修煉的功法,也能被這個“天外之人”給領悟了,著實令人驚恐萬分。

    無奈之下,焱帝點了點頭,眼神黯淡。

    “如果你真的想去,那就去吧。我會一直等待著你的歸來。”

    直到這時,葉天才知道焱帝實際上也是挺凄慘的。明明是一位極其有天賦,理論上早就可以達到九星仙皇甚至契機到位,已然沖擊十星仙皇的恐怖選手。

    只可惜為了楊琴這個女人,奔波一生。初見手下留情,后來又不顧一切付出了將近一般的生命,從八星仙皇跌落神壇,來到了六星仙皇。

    再后來,為了復蘇楊琴,又耗費了足足半生的能力,一路倒退來到了二星仙皇。

    這是他身為一國之主的決定,雖然很不負責,但是葉天不得不承認,這是一位癡情的主。

    臨走前,葉天還問了一句。

    “當年楊琴,不是自殺的,對么?在輪回境內,只有她一人苦苦的走了這么久,你的努力從來不是白費的,她為了你,走了千年,走的靈魂近乎散盡。單憑這一點,我就可以確定,楊琴并非自殺。”

    提到這里,焱帝再次陷入了沉默。似乎那是一段,不應被提起的往事。

    “那一年,我上山尋她,卻中了蠱術。那蠱術不是誰釋放的,而是我自己不小心失誤染上的,導致精神失常,趁其不備一劍將其刺殺。”

    “我記得,我是有意識的。但好似在觀看意識一般,猶如流水潺潺,只能看卻不能掌控。”

    “我無數次呼喊楊琴的名字,甚至強行自我遏制,都沒有作用。直到最后一刻,才恢復了意識。”

    “那封所謂的遺書,實際上并不存在。只不過是我為了脫罪,親手仿制出來的。”

    焱帝眉頭緊鎖,一字一句的說出了當年之事。

    這一刻,葉天才知道了一切。不得不說,楊琴的確是一個凄慘的女人,生于蠱術,死于蠱術。

    既是蠱術在最危險的時刻救了她的命,又是蠱術在最幸福的時刻取走了她的性命。

    葉天想問的都已經問完,于是便雙手抱拳,說了一聲“告辭”。

    只不過,葉天沒有第一時間動身。他還有太多太多的功法沒有進行研究了,雖然功法很多,每一本都略有涉獵,但真正需要專精的,肯定還是有十幾本的。

    葉天也跟焱帝提起了這件事情,焱帝給予了練習方陣,譬如先練習適合的練氣之法,隨后再根據相應的戰斗類功法來調整,最后再修防御功法。

    一切都早有條不紊的進行著,甚至姜立仙聽聞葉天的決定,都為其出了一份力。

    也正是這個機會,讓葉天親自了解了姜立仙的一生。

    她的一生,與葉天一般曲折且坎坷,離奇而又古怪,最終的結果依舊是追求真正的力量,選擇了遁入虛空。

    再然后,她便來到了與葉天完全相反的另一邊。同樣是三族鼎立,同樣是收復三族,同樣是契機的開啟,一切都是如此得了雷同,只可惜細化下過程,二人之間還是差距太大。

    姜立仙聽聞了葉天的事跡,自然也是毫無怨言。

    眼前的這位男人的確比自己用心,也比自己有天賦,那么自己還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二人都有神功級別的功法,只不過姜立仙以前是最強大的陣紋師,能給予葉天的幫助,只是陣符罷了。

    距離葉天出發的時間還早的很,姜立仙默默的刻著陣符,她已經不再追求進一步的實力拓展了,而是幫助眼前的這位男人,擊敗天道。

    天道,終究是只能收歸一人所有的,既然別人更有實力,姜立仙便也不會自討苦吃,前去爭奪。

    近乎五年的時間里,姜立仙也不過是刻出了十個陣符,通通給予了葉天。

    “這是破陣符,一旦感覺自己進入了幻境,或者被陣法困住了,便使用它。如果我沒有刻錯的話,那么這便是世間最強的破陣符了。”

    “這是加速符……”

    “這是功力符……”

    各種符咒應有盡有,雖然看起來只有十種,一雙手都數得過來,但是種類還是囊括了近乎所有的可能性。

    葉天鞠躬道謝,這么長時間的沉淀,其內心的靈力早已沒了澎湃的感覺。

    已經很久沒有跟他人對拼了,葉天的靈力似乎有一種即將腐朽的感覺。

    雖然葉天清楚,靈力不會腐朽,但就是有那種感覺。似乎不再進行戰斗,靈力就會徹底脫離掌控一般。

    道別了焱帝,道別了楊琴,道別了姜立仙,也道別了三族。

    任何一個與之親近的人,葉天一一上門道別,這是一次真正的對決,以往的戰爭在這里看來都是兒戲,除了那一次吞天的存在。

    據說,想要見到天道,首先就要踏過九重天。

    說是九重天,實際一路上也沒有遇到什么東西,只不過路途稍顯遙遠,葉天走的著實有些吃力。

    越往上,呼吸越困難。好在葉天并不是很依賴呼吸,只不過行進速率的受阻讓其苦不堪言。

    如果是直線距離,葉天最多也不過走上一天一夜,而現在換成了曲線,中間還有許許多多未知的影響身體的因素。

    最終導致葉天的移動變得十分緩慢,足足走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才成功踏過了九重天。

    果然不出所料,九重天之上,存在的是一個類似于凌霄寶殿一般的建筑物,葉天很清楚,那是可以飄浮的實體。

    由實體云筑成的臺階在此,葉天一步一步踏了上去,即將推開深處的那一座門。

    誰也不知道,誰也沒見過,誰也沒聽說過,天道的存在。

    古人們對于天道的了解或許只是止步于此,知道了天道的存在,知道了天道的棲息地,但從未有人真正的來到這里。

    九重天之間走的實在是過于的脫力,明明根本沒有敵人,并且葉天都用上了縮地成寸之術,最終的結果也是這般。

    倘若讓一位八星仙皇上來,都不一定能成功走上來,畢竟到了九重天的時候,那般壓力足以震碎內臟。

    好在葉天已經來到了九重天之外,這里的空氣清新,走起來感覺腳步輕快。雖然這些種種顯然不符合某些法則,但它的確如此,或許是天道利用了什么秘法,將其故意做成這般。

    葉天推開了那深處的大門,一種塵封已久的感覺傳來。

    偌大的房間之中,有的只是一個人類,盤膝而坐,在房間的中央吟唱著一些不知名的東西。

    甚至都不需要思考,葉天可以在一瞬間就確定此人的來頭,必然是天道無疑了。

    不知是真的沒有感應到葉天,還是壓根就不待見葉天,反正天道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睜開雙眼。

    這段時間里葉天自然也不可能閑著,秉承著所謂的寶藏精神,葉天開始游覽這座宮殿。

    雖然是兩層式的大宮殿,房間也頗多,但是似乎都沒有什么用。

    推開房門,看到的也不過是冷冷清清的一個普普通通的房間罷了,甚至連個床都沒有擺放。

    一圈游覽下來,什么都沒有。葉天發誓沒有見過比這里還窮酸的地方了,頗有面積和外飾,卻沒有內飾,也不知要這宮殿有何用。

    ……

    為了不打擾對方,葉天還禮貌的在其沒有蘇醒之時布置下了陣法,這般神火陣不是誰教導的,而是葉天自主學習的。

    不得不說,陣法的鉆研比功法難得多了,也不知是不是因為術業有專攻,姜立仙看起來對功法就是那般從容不迫,一眼便能記得清清楚楚。

    無論如何,葉天都對姜立仙的天賦表示了肯定。明明是一個頗顯簡單的神火陣,卻是老布置失誤。

    不是出現了誤差,就是位置出了問題。

    隨著葉天的不懈努力,終于布置下了最后一塊符印。

    “現在,只需要輕吟法則便可……”葉天剛要激活神火陣,誰知神火陣在一瞬間發生了破裂,整體都在瞬間四散開來。

    “凡人,你這是在……蔑視天道?”天道站起身子,撫了撫身上的灰塵,就這么一個簡單的動作便是塵沙漫天。

    葉天甚至可以想象,天道究竟在這里盤膝坐了多久。

    “你這是……在溝通世界之力?”葉天不是沒有見過天道,甚至他自己就是天道。

    要知道,天道是不需要修煉的。長時間的盤膝而坐,或許是在溝通世界之力,來引導這個世界的秩序。

    “眼力不錯。”天道絲毫沒有保留的夸耀,盡管前一秒葉天還想將其擊殺,但是他還是保留了自我修養。

    天道并沒有第一時間就去對付葉天,而是對著某些方向吟唱了一些什么,隨后堆積云便前去了哪里。

    又或者對著另外一個方向再次吟唱一些話語,堆積云便消散開來,雷霆之力蘊藏于其它的地方。

    葉天基本可以猜出來個大概,這應該是在回應人們的需要,看起來這位天道還是挺負責的。

    “我想,借用你的力量。”葉天直截了當的說道。他不是什么不講理的人,既然對方都如此溫文爾雅了,這個時候還非要開戰便是不明事理了。

    只可惜,天道嘆了一口氣,說道:“我不屬于人類,之所以化作這個樣子,就是為了等待下一位挑戰者。”

    “五千年來,沒有一位挑戰者踏足,如今你都來了,竟然想要我給予你能力?”

    這一席話說出,葉天徹底明白了天道的意思。說直白點,就是說只有打敗了他,才可以獲得天道之力。

    兵者,詭道也。在生死搏殺之中,任何詭計都是合理的計謀,完全取決于你在哪一方哪一個角度看事情罷了。

    若是對立方,葉天這一次偷襲就是陰險狡詐。若是己方,葉天這一次偷襲便是有勇有謀,知道合理把握時機。

    葉天手持紅色輪回劍穿梭而過,一劍刺向了天道,可誰知天道不過一扭身,便躲過了這一劍。

    “太慢了。”天道一聲輕笑,也不動手,就是看著葉天揮劍。

    既然如此,葉天也不會客氣,劍身在一瞬間轉換為白色,又是一劍刺出——

    或許是天道自己設定的法則,這一劍即便是逃到天涯海角也不可能躲避,即便是天道自己也是如此。

    只可惜,葉天這一劍根本起不了作用,打在了天道的身上基本上沒有傷害可言。

    七種顏色,葉天交替變換,最終只有白色輪回劍可以摸到天道,然而卻不能造成傷害。

    這一刻,葉天犯難了。

    原本七色相輔相成,被世人稱為“神劍”,“無所不能”,“物盡其用”的輪回劍,在此刻不過成了一堆破銅爛鐵。

    黃色輪回劍,代表了朝氣,力量最弱小,只是在萬軍從中立于不敗之地的顏色罷了。

    白色輪回劍,代表了專注,力量第二弱,根本無法傷害到天道。

    黑色輪回劍,代表了穿刺,力量第三,只能做到破防,但是根本摸不到天道。

    藍色輪回劍,代表了深沉,力量處第倒數第四,只能做到頻繁的進行生成物體,同樣摸不到天道。

    綠色輪回劍,代表了生機,每一次都能為葉天的傷口進行大幅度的愈合,與黃色輪回劍相同,似乎也是立于不敗之地的必備。

    紫色輪回劍,代表了高貴,力量排名第二,每一劍都能使他人致幻。

    紅色輪回劍,代表了血腥,力量排名第一,每一劍都能攝人心魄,只可惜葉天根本摸不到天道。

    七色劍,在此時變成了普通的玄鐵劍,天道也只是不斷的羞辱葉天,甚至從未抬手,只是不斷的扭身躲避罷了。

    “如果你只有這樣的實力,那就請回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亚美ag旗舰下载 | 亚美ag旗舰厅app下载